【谈写作征文】我妈,行走的春花

我妈自然不叫春花,也算不上是如花般的美人,只是她笑起来很好看,左脸颊有一个小小的笑涡,很俏皮,像一朵美丽的春花。而她的个性也真的唯有春花才能比拟,灿烂又乐观,她的笑容更像明灯一般,指引着我在尘世间的道路。

外婆生了6个儿女,我妈是老大,她早早地就承担了家庭的重担,顶上的爹妈需要她做好帮手,下面的弟妹也需要她做小妈妈,家里的牲畜也都张嘴等着她,她像陀螺一样连轴转,一日三餐,大舅的书包,小舅的练习本子都我妈来解决,没一天歇的时候。

小舅说完那些往事后语重心长地嘱咐我说:“你妈是吃多了苦的人,你要孝顺她!”

可我妈觉得苦吗?至少我看不出来,她的脸上永远都是笑眯眯的,相框里的那张端着饭碗的照片可不就是经典吗?听奶奶说,那时候我妈刚生下弟弟不久,得了肾盂肾炎,食欲特别差,每天只能勉强喝点粥,可家里环境也不好,也没有什么钱给我妈卖营养品,我妈那段时间足足瘦了20斤,隔壁的小毛叔拿着新买的照相机乱拍,刚好拍到在门口端着饭碗喝白粥的我妈,可照片里她笑得那样灿烂,哪里有一点病容!

她像春花一样爽朗,勇敢无畏地开的姹紫嫣红一片天,在我妈的人生字典里,大约是没有逃避退缩这样的字眼的!

家里有一块田,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水蛭特别多,我不知道大家伙儿对这种生物有没有了解,生活在农村的我,对它们可不陌生,田沟里经常见到它们,会附着在人裸露的身体上吸血。插秧的季节,那块田让我爸一个大老爷们都有点头皮发麻,但我妈永远是第一个下田的,而且是从水蛭最多的那一边开始,别人问她,难道不怕吗?她笑眯眯地说:“你怕也没办法,事情又不能不做,不要想着就好,一门心思把秧插好,等它们吸饱了,会自己掉下来的,越是畏畏缩缩,越觉得痛!”

为什么人们喜欢春天的花朵,应该是因为她开得极为欢脱吧!充满着对天与地的希望。而我妈那乐观欢脱的性格,有时候让个性敏感的我都感觉自己不是她亲生的。

肾一直不怎么好的老妈,身体有些浮肿,干活之后其实是非常酸痛的,但是没办法,家里的农活大部分也都指着她,她没有时间休养自己的身体,因此她的腿外观看上去白胖胖的,实际上手指按一下就表面就会凹下去,真的就是虚胖而已。婶子们开玩笑说她是不是在家里净拣着好吃的吃了,她笑眯眯地接过话茬,没心没肺地调侃自己是村子里养得最好的妇女,要是长得再好看点,恐怕就是古代的杨贵妃了。

在我老妈眼里,人生就没有过不去的坎,没有什么苦痛她是咽不下去的。就像那春寒料峭里仍开的热闹的春花。

五湖四海我和弟弟长大了上学以后,她便随着我爸去外面做水果生意,其实就是现在我们经常见到的,每天蹬着三轮车到处转的小摊贩,不仅风餐露宿,还要应付城管的追撵,真的特别辛苦。可我和弟弟那时候根本不知道她在外面是什么状态,还以为她是嫌弃我们姐弟淘气惹她烦恼,就将我们丢给奶奶,她出去是跟我爸享福去了,心里还有点怨恨她。后来有一天表婶到我家做客,她叹口气说:“你妈在外面真不容易,我上回在外面碰到她,大雨天地站在路边拍着巴掌叫卖水果,天都黑了,我叫她早点回去,她说能多卖一点是一点,哎,你妈那身体啊。。。。。"我那时才知道她在外面的艰辛,心里真是难过极了。

每回过年她回家的时候,担子一头是自己的换洗衣物,一头就是给我们买的各种东西,我和弟弟的零食玩具多的让小伙伴眼红,给爷爷奶奶买起营养品也是丝毫不手软。看见我们高兴的样子,她也笑弯了眼。自己身上的衣裳却不见簇新的模样,我后来才知道她穿得都是城里人淘汰的旧衣。

女人都爱美,我妈哪能例外呢!只是爱她的家人远胜过爱自己,以前挣钱那样艰难,她舍得花在我们身上,却舍不得给自己买件喜欢的衣服。99年的夏天,爸妈回家搞双抢,她穿回了一条裙子,白色的底子,上面洒满了花朵,很美丽,她看我盯着裙子看,便指了指旁边的老爸说:‘’他买的,好几十块,浪费钱!‘’眼底却荡漾着笑意。

那是我见过的老妈最美的样子,真似那行走的春花,不骄纵,不媚俗,以苦难为养分,自在的怒放!

虽然在外面挣钱吃了许多苦头,可她都是将那些苦与累轻轻带过,她从来不抱怨那些,我爸有时候会说外面怎样怎样,她会打断然后责怪我爸在孩子们面前嚼舌头。

后来,家里条件稍微好了点,二姑上门来借钱,那数额对于我们家来说,并不算小,她毫不犹豫就答应。我问她,在外面挣钱那么辛苦,干嘛那么爽快地答应借出去,她点了点我脑袋瓜子,笑我是“小财迷”。她认真地说:‘’钱挣来就是要花的,不然守着干什么,至亲有困难,能帮是一定要帮的,不然会给人家说闲话。‘’其实我知道,她未必就是怕人说闲话,就是单纯的心地善良好说话罢了,比方说小时候家门口来了乞丐,她总是给的钱最多。

我妈今年55岁了,她仍然每天乐呵呵地在店里照看着生意,看见小孩子就逗弄,因为她和蔼可亲的缘故,好多小朋友一看见她就大声喊奶奶,她开怀大笑,虽然那笑容已经不像年轻时候那样美丽,但仍然灿烂无比。

闺女常常吵着要去婆婆家,我问她为啥,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说:‘’外婆好喜欢笑呀,我最喜欢她了!"

这世界上,我实在是找不到一种具体的花来形容她,只能笼统地觉得她是一朵行走在尘世的春花,热烈奔放的开着,一直带给人温暖与希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