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背叛

96
床边故事
9.2 2019.01.14 23:00 字数 4769
文:风茕子

1,

素洁跟弟媳妇去游泳,两个人只租了一个柜子放贵重物品。结果出来时素洁拿错了手机,滑开屏幕就看到一条未读微信:“我该怎么办,我离不开你,我发了疯似的想……”发消息的人是陈。当然不是素洁的弟弟,她弟也说不出这种话。

微信后面应该还说了什么,可屏幕上只能显示这几句。素洁想了想,没有点开。 

这件事在素洁心里揪成个疙瘩。

素洁的弟弟小磊是个憨人,大专毕业后一直在帮人卖东西。卖过手机、卖过电脑、卖过遥控航拍设备。后来素洁结了婚,老母亲三番五次地磨她:“你看你都成家了,你弟还还没个着落,咋弄哦。”

“这事要看缘份吧?”

“看什么缘份,现在的小姑娘都势利得很,他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哪里找得到对象哦。”

素洁听懂了母亲的话,好在老公也是个大方的人,两人稳定下来以后,给小磊十来万块钱让他开一间水果店。她居住在一个高档小区,这儿差一个卖进口水果的店子让小区人民增加优越感。素洁跟弟弟交待,店子里卖什么都要贵,狠狠地贵,否则没有做起来的希望。

小磊在她的点拨下算有了自己的事业,赚钱不多,比上班强。千寻万找地,又终于碰到了个可心的对象,是个护士,全家人都喜欢得不得了。护士,毕竟是个正经职业,比他一个开水果店的说出去好听得多。

这护士长得也好看,个子不高,大眼睛小嘴,一看就是个机灵人儿。

五湖四海他们结婚,素洁可没少花钱。给小两口买了一台尼桑的车子,借给他们钱做首付房款,说是借,又没打条子又没说啥时候还。素洁还把自己存的六万块钱私房钱给了她妈,老母亲给加到十万,送出去当了彩礼。

真是“一个弟弟半个儿”,那两年可要了素洁的老命了。素洁自觉拖累了老公,有感激有愧疚,玩命地对他好。有时候老公不讲理,她也得忍着。想想心里不公平,只能认。当姐的不都得这样么,上辈子就欠了弟的。

2,

发现弟媳出轨,素洁比发现自己的老公出轨还难受。她那个憨弟弟疼老婆,疼得跟宝贝蛋子似的,要是知道了真相,他还怎么活?再说她妈,也不知道又要作什么妖,这小两口万一离婚了,对素洁来说又要过一遍刑——他再婚、彩礼、买房,又都摊到素洁头上。素洁自己也有家,拖不动这么沉重的任务。

她把这个秘密藏好,谁也没说。怕弟媳玩出真感情来,她催着小磊赶紧要孩子。 

有天去小磊家吃饭,素洁说起生孩子的事儿,弟媳不高兴,当时就甩脸色:“姐,连生孩子这样的事儿您也管。”

素洁气得要死,忍着:“早点生,身体恢复得好。你看我生孩子生得晚,这两年感觉过了命大一个坎,精力不如从前吧,身材也恢复不过来。”

弟媳眼睛乜斜了一下,送了她一个不太明显的白眼儿。

过了一会儿素洁听到小两口吵架,弟媳说:“我才25岁,再玩两年要孩子咋啦?”“是我家的人催着要。”“我是嫁给你还是嫁给你妈你姐呢?”“我什么都是我姐给的。”“关我什么事,要是你没房子,谁要你呀!你自己去感恩戴德,不要把我拖上。”

素洁在客厅坐着,没吱声儿,过了一会儿小磊要去店里,她听到弟媳在洗碗,便去帮忙。

五湖四海素洁笑嘻嘻地说:“瞧你小手嫩的,青葱似的。”

弟媳不理她。

“对了,陈是谁呀?”

“哪个陈?”弟媳愣了一下。

“我也不知道哪个陈。”素洁咄咄逼人地看着她,终于把她盯得怂下去。

“怎么啦?”弟媳打开水龙头,哗哗冲碗,水油四溅。

“没怎么,随便问问。”素洁走过去把水龙头调到正合适,在她背上意味深长地拍了一下,走了。

3,

弟媳终于答应好好跟小磊造人。造了半年,B超上显示出一个小豆芽。素洁买了些营养品去看她,她学精了,知道以虚伪对虚伪:“哟,蛋白质粉,好贵的吧,还是姐对我好。”

“你是我们全家的心头肉嘛。这孩子生下来,不管是男是女,更是我们家心头肉的心头肉,我不对你们娘俩好,还能对谁好去?”

五湖四海两个人假模假式地笑着。

弟媳又说:“听说雷哥又要升了?”

雷哥是素洁的老公。他在软件公司做事,是最老的员工之一,又手持原始股,身价不菲。最近上面是有提拔他的意思。想必是老母亲又在弟媳面前显摆过了,明的是表达个开心,暗的是教她傍好这两口子,只要有姐姐跟姐夫在,她们的小日子定能过得比平常人好。

素洁说,是呀,快了。

“有个有本事的姐,就是好,我们同事都羡慕我。”

素洁笑着笑着就笑成一种苦相。如果是她自个儿有本事也好,这隔了一道手,谁又知道她心里的难受呢。

有谁关心过她,为了让小磊在家里把腰杆直起来,她又在家里把腰杆塌了多久?最后拿定弟媳的,竟然还不是靠她塌着腰做人,而是抓了她的辫子。

有什么得意可言?

4,

弟媳生了个儿子,素洁老公也升成了副总。

五湖四海“生了升了,都升了!”老母亲满脸红光。

素洁一看孩子,长得跟小磊一个模子刻的,这才长舒一口气。有了孩子当牵绊,她以后总得好好过日子,少蹦哒了吧。只有他们小两口把日子过安稳,素洁的日子才能安稳。

办了一场豪华的满月酒,弟媳很满意,母亲也很满意。

只是这订宴席是老雷花的钱,礼金是小两口子收,收完了,啥事儿也不提了,老雷有点意见。

素洁把孩子伺候睡着后,过来拱进老雷的被窝:“你对我们家贡献这么多,我心里有数的。”

五湖四海“我不是在乎贡献,是这俩孩子得懂事。”

“哎呀我弟跟我说了,这不是马上要养孩子手头紧嘛,经济上转过来了就把订宴席那两万块钱还给你。”

“什么时候说的?”

“昨天。”

“这种感谢应该当面跟我说,你觉得呢?”

是,他是财神,他提供着全家最稀缺的资源——钱,他自然需要更多尊重和话语权。

素洁哄他:“你是副总,不怒自威,他们有点怕你。再说我弟当然有事跟姐说要方便一些嘛。”

“你不能再这么宠着小磊了,以后为人处事之道,你得教他。还有啊,你老给他托底,也不是办法,他得完全自食其力,才能把他的家庭经营好。”

“我知道我知道。”

素洁心里有点慌,老公升了职是不一样,说话越来越硬气。她已经有种泥菩萨过河的感觉,不知道以后要万一再碰上弟弟需要帮忙,她该怎么办?

5,

五湖四海果然没过多久,弟媳的电话打来,叫她来吃饭:“爸妈都来,你喊上雷哥啊!”

素洁怕她又旁敲侧击地索要什么,没敢叫老公。往那儿一坐,她就知道没叫上老雷是对的。因为弟媳劈头就提要求:护士长要退休,她刚把产假休完,现在回去上班竞争这个职位不占优势,得送礼。

“得多少钱送?”素洁也懒得再跟自家人含糊。

“没个十万八万下不来。我们这块儿被承包出去了才有这样的机会,要还是公立医院,有钱你都没地儿送,上面不敢接。”

素洁沉默了。

五湖四海“雷哥怎么没来?”弟媳问。

老母亲也说:“不是说了我们也来的吗,叫他来他还不来?”

素洁有些恼火:“你以为你们的面子有多大?什么地方有你们在,喊他来他就得马上来?”

五湖四海“这说的什么话!我把个姑娘养这么大给他,喊他吃个饭还喊不动了?”

“给他个女人了不起?世界上女人不多得很么!”

“咦,你这什么意思,胳膊肘还往外拐呢!”

五湖四海母女俩吵起来,小磊听出个大概,叫她们别吵了,说要不然他们自己想办法。他老婆马上黑脸:“咱能想出什么办法?”

小磊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姐,有一次我给你打电话,正说着话呢,你忽然说,‘老雷回来了,我挂了啊’。”

素洁抬起脸看着他,她忘了有这么回事儿。她弟说话很慢,她费劲地等着后续。 

“当时我就想……你怎么这么可怜,雷哥一回去,你连个电话也不敢打了?”

素洁说:“我要给他拿拖鞋,做饭,家里净是事儿。”

母亲说插嘴:“他自己没长手哇!连个拖鞋还要你拿!”

素洁跳了起来:“你能少说两句吗?有本事你去跟他横啊!你知不知道现在我在家里是什么状况,他出轨了我也不敢放一个屁!因为我不把他哄好,你们老的,小的,吃穿用住,这不,还要花钱买送礼,都得我找他。我算老几呀,你们真以为还有人能站着把钱挣了?”

家里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母亲小心翼翼地问:“他,出轨了?”

素洁刚才一时急躁,没表达清楚。她的意思是,就算他出轨了自己也不敢吭声,但是大家听到的却是,他已经出轨了。

所有的眼睛都盯着她,就在那一瞬间,她看到了同情。是的,同情,在她的亲情关系里这是多么稀有。她一时间有点想哭。她克制住了,她脑子飞快地转动着,最后说:“我没事,我搞得定。”

“出的谁啊?”弟媳问。

“算了你们还是不知道的好,我已经快摆平了。”

刚才提出借钱时素洁没吱声,弟媳是愤怒的,但是现在她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人也变得通情达理起来:“姐,你也别太难受了,有什么事你不方便跟别人说,你就跟我说说,说说心里也舒服点。”

五湖四海“你的事我暂时帮不上忙。我已经自身难保了。”素洁抹掉凄哀的神色,恢复了一个做姐的女人应有的尊严。

“那就……先扔那儿,”弟媳说:“你把你的家保住了要紧。”

6,

素洁真没想到,歪打正着倒把自个儿从这一堆烂事中择出来了。

看来人不能只会逞强,还得长脑筋。

素洁仔细琢磨了小磊的事儿,他们的问题显而易见, 小磊本事不大,维持他的小家全靠她素洁,要是有一天她真的倒下了呢?或者她的婚姻解体了呢?他自身立不起来,早晚小家还是得出问题。更重要的是,他老婆也不是个什么善茬儿,这个家绝不允许把钱花在有风险的事情上,到时候弟媳越来越强大,要真把小磊一脚踢了,素洁的付出都肉包子打狗了不说,对小磊的伤害也将是致命的。所以以后就算帮,也只能在帮小磊把能力提上去,而不是帮他老婆头上戴花。

想明白之后,素洁召开了个内部家庭会议:只有她、小磊和父母。

五湖四海“我家的事我已经摆平了,你们谁也别去问,问了他丢面子,又要闹得鸡飞狗跳。”

大家骂了一会儿雷先生,最后只能都同意。

“小磊的店子这么着开下去,饿不死人,但也没啥长劲,小磊你还是得学点东西。”

五湖四海家里人说,学什么呢,老大不小了又是当爹的人,难道还去学厨师学挖掘机。

素洁说:“不是让他去学技术,而是学能耐。哪儿能长能耐你上哪儿学,知道了吗小磊。”

小磊听懂了,两个老人没听懂:“还有地方教能耐?”

素洁大声说:“小磊都被你们惯成这样你们还糊涂,能耐不是学校教的,是生活教的,苦日子教的,磨难教的。小磊我跟你说,这两年你老婆要专心带孩子,正是你提高自己的时候,这世上谁也靠不住,你得自己够硬。你专心去好好研究怎么做生意,别天天听你老婆忽悠怎么占便宜。你没本事的时候你女人随时会走,等你本事起来了,你赶她走她也不走。你这水果店想继续开下去就得有突破,明年再没有突破就不要搞了,换别的事做。”

小磊想了想说:“店子我可以雇人看着,把我自己腾出来,我想去搞航拍。我以前不是卖航拍机的吗,我对那个还挺有兴趣。”

老母亲马上反对:“哎呀雇人看店一个月要多花几千块钱,还不一定人家在里面做不做手脚……”

五湖四海素洁打断母亲,对小磊说:“姐支持你。”

7,

这次素洁没再给小磊钱。小磊自己找一个做航拍的朋友入了干股。所谓干股,就是出人不出钱,人来了,就有股。素洁把这事儿跟老雷一说,老雷说,嘿,没看出来他还能值干股的钱。

素洁这次没找他拿钱,说话也不客气:“他怎么就不值干股的钱,我弟也不是你想的那么窝囊废好不好?”

老雷嘿嘿地笑:“行,只要他能成事儿,我也支持他。”

素洁的生活在岌岌可危了三年之后,终于迎来第一个春天。小磊和他的小伙伴们专门给媒体提供航拍。从策划到拍摄再到剪辑,小磊一个人全部都能搞定。谈生意方面他弱一点,公司有专门这方面的人才。他主要搞拍摄。

事实证明小磊朋友的眼光没错,让他入干股算是个明智的选择。小磊话不多,做事也不怎么灵光,对光影构图的悟性却不差,在拍摄上面可塑性很强,一天天进步飞快,儿子两周岁时,他终于长成能自食其力的“小中层”。

按弟媳妇老家的规矩,周岁不办酒,两周岁才办。因为这时孩子能跑会跳会唱歌,意味着他已经正式成为世界的一员。素洁和老雷去参加他们孩子的两周岁宴,这一次,是他们自己出钱订的酒店,不比满月摆的差。

客人里有不少是弟媳医院的。素洁跟娘家一大帮子人寒暄着,转到一张桌子边,她忽然听到有人说:“陈医生,看到前女友越来越漂亮,心里后悔不?”一个男人面有囧色:“滚,过去八百年的事,谁再瞎说我拔光谁的牙。”哄堂大笑中,素洁看过去,是个白白净净的男医生,抱着个一岁左右的女儿,过了一会儿,他妻子从卫生间出来,饭桌这才从猥琐的笑中恢复成欢乐的吃吃喝喝。

香气蒸腾、觥筹交错间,一切都获释。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