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你更贵的是潘金莲,可她却为了一件皮袄屈身就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女人开始喜欢说自己很“贵”了,例如“我把自己养得这么贵,不想便宜任何人”,或者“我把自己养的这样贵,不是嫁给你全家给你当保姆的”,又或者“要永远记得,你很贵”。

她们总是觉得自己的才华和美貌,不应该被辜负,男性应该为这些付出更多的价值,比如说房车以及金钱。

为此,我特想问下这么说的女人们:“你有多贵呢?有潘金莲贵吗?”

要知道,那位千古留骂名的潘小姐,在当时的社会,在良家女子中,身价可真是够贵的,值30两银子呢!按照现在的物价,大约值个3万多块钱,可别觉得低了,当时就是这么一个世情。要知道,全书第三女主角庞春梅也就十几两银子,其余众多的一干女仆配角都只值几两银子,她这身价,在良家女人中,算是天价了。

当然,贵自然有贵的道理,这位潘小姐,无论是样貌,还是才艺都是杠杠的。

五湖四海先来看样貌,无论是招宣府里重点被培养的女伶,还是让老迈的张大户垂涎三尺,连性命都豁将出去的金贵使女,抑或是只一眼就让西门大官人魂飞魄散的少妇,都在力证一个事实,这个女人有着一张无比美丽的脸庞。

这妇人年纪不上二十五六,生的这样标致。但见:眉似初春柳叶,常含着雨恨云愁;脸如三月桃花,暗带着风情月意。纤腰袅娜,拘束的燕懒莺慵;檀口轻盈,勾引得峰狂蝶乱。玉貌妖娆花解语,芳容窈窕玉生香。吴月娘从头看到脚,风流往下跑;从脚看到头,风流往上流。

同样作为女人的月娘,她眼里的潘金莲依然是动人的绝色,还有了“怪不的俺那强人爱她”的想法,可见,这位潘小姐不是一般的美貌,搁在今天,估计跟娱乐圈那几位靠脸吃饭的不相上下。

再来看才艺,从小在官宦世家里长大,正儿八经的读书人家培养出来的女伶,自然不会少了才艺,会弹唱是基本功能,更厉害的是她会读书写字,可多谢了这个技能,她还能给西门庆写情书,将那个特别容易见异思迁的男人哄回来。

五湖四海是不是很牛逼,要知道通本书中的女人,几乎都是文盲,包括西门庆,估计也就识得几个字,这可谓是一项特别稀缺的才艺了。在钱钟书的《围城》里面,当时的新女性,还将“大学毕业文凭(配乌油木镜框)和学士帽照相(十六寸彩色配金漆乌油木镜框)”作为嫁妆里文化的代表呢!

五湖四海更何况是在明朝,那个只有男性才拥有教育权的时代,潘小姐能读书识字,这委实是是一项特别能提升身价的技能了!

更何况,人家还弹得一手好琵琶,第六回武大死后,西门庆与潘金莲在一起厮混时,就让她弹唱一段助兴,在潘小姐“轻舒玉笋,款弄冰弦”后,西门庆“欢喜的没入脚处”,称夸道:“就是小人在构栏三街两巷相交唱的,也没你这手好弹唱!”

只不过很可惜,纵然色艺双绝,潘小姐的身价也就30两的银子,当然,这还是她是黄花闺女的时候,后来她成为寡妇时,西门庆给了奸猾的王婆三两银子后,就用“一顶小轿,四个灯笼”就将她抬回家了。

在那个时代,不管女人拥有多少才艺,都没有办法独自生活,这是由当时的政治经济环境所决定,男人死死扼住女人的生存咽喉,女人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在孟玉楼前夫死了以后,若不是西门庆娶了她做三房,保管她的财产全部要被她小叔子的母舅给算计走。

所以,在当时社会,一个女人纵然拥有很多才华,往往也是难以施展开的,她们是被时代被剥夺了作为一个人的尊严和权利,是男权社会的牺牲品。

所以,因为特殊的社会环境,她们的价值是由男性说了算,她们的美色,才艺,那层膜都有市场定价才会像货物一样有贵贱之分。

在西门大官人的后宅里,潘金莲作为备受宠爱的妾室,却在冰冷的雪夜里,连一件御寒的皮袄也没有,为此,她觉得十分羞耻。

五湖四海可是羞耻又有什么用呢?西门庆自然不会亏待自己的女人,但商人的算计也在骨子里,要他为已经到手的玩物再去花费多余的钱财,这个是有点难度的。

所以,我们就看到了一个为了夺宠无所不用其及的潘金莲,无底线的讨好西门庆,连他的尿也肯喝下去,为了守护自己在西门庆心中的地位,拼尽心力对付那些有威胁的女人,温柔的李瓶儿,泼辣的宋惠莲都在她手里送了命。

潘金莲的疯狂,与她的经济不独立有着非常重要的关系,她一无私房,二也没有赚钱的反感,唯一获得钱财的方法就是仰仗男人的宠爱,趁他高兴的当头,为自己要点恩惠。

然而这也并不容易。

从书中的四十六回写到她没有皮袄,一直到七十四回,她曲意奉承,好说歹说才从西门庆那里要到了一件像样的皮袄(李瓶儿生前穿的价值60两银子的貂鼠袄)。

这一路,简直屈辱至极。

五湖四海可是没办法,因为除了这一条路,她别无选择,为了那点可怜的自尊和体面,她只好变得麻木,出卖良心与人格,她努力装扮自己,在床上迎合男人,直至彻底成为一个让男人爱不释手的高级玩物,

如果说潘金莲变成那样,尚且是因为她反抗不得。

那么今天,竟然还有女性在男性面前说自己贵,你这样轻贱自己,是没有选择吗?

你见男性说过:”我把自己养得这么贵,不是来给你做小伏低的!“之类的话吗?

没有吧!

当然,很多人会玩笑般在职场上说自己很贵,那是因为他们很清楚,那说的只是自己的工作技能,不是自身,他们本身价值无限。

如果一个已经生活在21世纪的女性,依然认为自己的价值是用金钱来衡量的话,整天觉得自己很贵,应该让男人为你的美貌与才华买单的话,那么或许你是生错了时代吧!

本就应该是无价的人,为啥偏要说自己是有价的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