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传销里逃了出来

96
冷了艳阳的夏蝉
2.0 2018。12。19 16:34* 字数 5037

我从传销里逃了出来

突然被一阵雷声从睡梦中惊醒,事情大概已经过去六七年了,这段记忆是我这辈子都不想回忆起来的。

1985年出生于在一个偏远的山村。家里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父母除了每年春种秋收的时候,其它时间都在外地打工。

我学习成绩在初中是一个转折点。那年中考考试前两个月左右,姐姐代替父母来学校找老师面谈。我忘不了她从办公室出来时的那种沮丧。

“怎么了?”我漫不经心地问。

五湖四海“你们老师说你最近很努力。”姐姐笑的很勉强。

五湖四海“我自己我知道,别骗我了。”我的回答打破了姐姐的谎言。

她突然掩面而泣,我支起来的胳膊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从那天起,我发誓一定要给老师给个“惊喜”!

中考成绩出来的那天,我被市里的重点高中录取了。我去拿成绩的时候,看着满脸笑容的老师有些恶心!

父母破天荒的从外地回来,在他们看来只要上了重点高中,考个好大学是很轻松的事情。

妹妹中考的一年是我们一家最苦的时候,我高考失利了,不过这一切在我看来都是在正常不过的了。我很清楚在高中三年自己都在做什么。白天看小说,晚上去网吧,从小生活在农村的我在面对城市里的诱惑时,早就忘了自己使命。

与此同时妹妹中考因为受到我的影响,成绩也一落千丈。那天我从外面回来,听到屋子里父母与她的争执。

五湖四海“为什么哥哥能上高中,我却不能!”她据理力争着。

“你哥哥上了高中不也是现在这个样子吗?”母亲回答。

“可是我想上大学!”妹妹的声音越来越小。

透过窗子,我看见她已经泛红的眼角。其实我知道父母的难题,家里五口人只能靠着打工赚来的钱来支持一年的开销,已经没有多余钱来支持她复读了。

“再说,你一个女孩子,最终都是要嫁人的,没必要这么努力。”父母的意思很明显,她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上中专,要么退学。

五湖四海我推开门走了进去说道:“别说了,你去复读,明天我就出去打工,你的学费我来想办法。”

说完后留下目瞪口呆的父母我就又出去了。想赚钱就要找路子,可是对于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我来说,这一切都太难了。

有一天,村子里突然有人来到家里。来人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

“你怎么来了?”我问。

他拍拍我的肩膀,“听说你不上学了,有什么打算!”

“还能有什么打算,出去打工呗。”我无奈地耸耸肩。

“有地去吗?”他追着问。

我长叹一口气,摇了摇头。

“跟我走吧,去做销售,我还能照顾你!”

他的说法有些打动了我,“我跟家里商量一下,过几天告诉你。”

他点点头,“行,不过你快点,需要的名额不多,去迟了估计就没有了,到时候我也帮不了你,过几天就要走了。”

我把事情告诉了父母。

“稳妥吗?不会骗你吧!”

“都是一个村子里长大的人,强子怎么会骗我呢。”

“也是!”父母说道。

“那就这么决定了,过几天就走!”

从家里离开的那天,父母和妹妹都来到车站送我。他们依依不舍的样子,让我有些不想离开。

“行了,别送了,车快走了。”说完我就直接做到车上走了。我不敢回头,怕看见早已经泪流满面的母亲和妹妹。

“别想了,过年就回来,带着钱回来。”强子安慰我,“行了,我先睡一会,晚上还要坐火车,你也休息一下。”

我们从汽车转到了火车就为了节约几十块钱。经过一天的折腾,终于到了目的地。

因为气候问题,到地方的第一天自己就感冒了。强子带我来到诊所,打了一天的吊水情况才有些好转。

“麻烦你了。”我感激地看着他。

“你跟我计较啥啊!”

“老板没有生气吧!”我内心有些忐忑。因为当初说是人员名额的问题,一到地方我的身份证就被收上去了。

“没事,他说让你先养病,养好了再说。”强子拍着胸膛说着。

老实说,我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好的待遇,因为生病的缘故,我被安排在宾馆里。我的伙食看起来很好,油水特别多。好在我体质不错,没几天身体就全都恢复过来了。

不过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强子一直不带我去公司,他也从来不说销售的事情,只是每天带着我到处吃喝玩乐。

终于有一天,我按耐不住好奇心问道:“强子,什么时候去工作啊,你看我都来了快一周了,除了跟着你玩再也没啥事做啊!”

他瞪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带你玩你还不乐意,你可真的没意思。”

看着他有些生气,我只好低头道歉,“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一天没事做,心里枯燥的发慌啊,你想想我还要替我妹妹挣学费呢,这不着急吗?你看我的生活费都快用完了!”

“我知道。”他语气有些好转,“明天就带你去公司吧!”

我兴奋地点头,却不想自己已经落入了他们的圈套。

五湖四海第二天我就跟着强子坐车来到他所谓的公司。说的是公司,其实看起来就是一栋破旧不堪的小二层。

“就是这里?”我指着面前的房子,他点了点头。就在这时从屋子里出来两个人,他们和强子打了招呼就站在我左右,三个人的位置正好封住了我所有的退路。

五湖四海我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强子,他笑了笑,“没事,进去吧。”得到了他的肯定,我才放下心来,便跟着两人走了进去。

一楼摆了几张办公桌,有几个衣装华丽的女孩子,她们花着很粗糙的妆容,眼神有些躲躲闪闪,在她们身后坐在四个男子。

我跟这强子来到一楼最边的房子,上面写着总经理办公室几个大字。

强子推开门进去,对着坐在桌子上的一个人说:“哥,这就是我给你说的我那发小,人我给你带来了。”

“嗯。”那人应了一声,“强子,你最近业务做的不错,值得表扬。”

事后我才知道他就是这个传销团队的头,真实名字没人知道,只是听见他们都叫他华哥。

华哥站起来看着我,“小伙子好好做,我亏待不了你的!”

我点头恭维着,“一定一定!”

“行了,强子带他上去吧。”说完他就又坐在桌子边开始玩手机。

二楼看起来特别黑,所有的窗子都被用砖块封了起来,整个环境让人觉得可怕。我被带到一个屋子里,里面除了几张床板和几个灯,再没有其他东西了。

“这就是你的宿舍了,只不过有些简陋。你先休息,没事就别出去,待会会有人来找你!”

我话还没有问出来,强子就走了。没一会,就有两个人走了进来。

“什么事!”

“把你的手机交出来!”

“这是我的手机,为什么给你!”我觉得事情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呵,这由不得你!”话音刚落,两人就像我扑了过来,没一会三个人就扭打在一起。

这时,强子回来了,看着他扑了过来。我心里一喜,便大喊:“强子帮我!”

然而接下来他的样子,让我心一下落到了谷底。他冲过来压住我的身子,从我的包里拿走了手机和所剩不多的现金。

“为什么?”

他回头冷笑一声,便直接离开了,这时我才意识原来自己真的上当了。我怎么也想不到出卖自己的人居然是自己最信任的朋友!

我被他们带到一个更小的屋子里,里面只有一个人,他们披头散发,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过了许久,其中一个人说话了,“兄弟,你咋进来的?”

我没有搭理他,看着周围的环境。

他看着我不说话,讪讪地一笑,“进了传销,就别想出去了!”

“传销?”我惊呼出来。

他一脸好奇地看着我,“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仔细地回忆着整件事情,还是不愿意想象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

“你的伤怎么回事?”

“嗨,这群杂种叫我给家里打电话要钱,我不肯他们就打我,然后把我关在这里。”他碎了一口,“妈的有机会一定弄死他们!”

接下来几天我终于认清了事实,自己被骗进了传销!他们不给我们给饭,每天只有一个馒头和一瓶水。

三天后,强子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小林,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他笑着问我。

“你就是个畜牲!”我怒斥着,“连发小都骗!”

“兄弟,我是在帮你啊,所有进来的新人都是这样的,他们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没有动手打你的!”他慢条斯理地回答。

我趁他不注意,扑起来给了他一拳,然后我就被拉到了旁边,“你妈的,骗我!”

他看着满脸愤怒的我,出奇的安静,“你好好想想吧!”

“滚!”

等他走后,屋子里的人才问道:“被朋友骗进来的!”他拍拍我的肩膀,“我能理解,我也是!”他苦笑着说。

“我想逃出去!”我低声对他说。

他摇了摇头,“没有的,手机和身份证都在他们手机,又没有钱,会被抓回来打死的!”

“那难不成就死在这里面吗?”

他不在跟我说话。

伙食还是一样,每天一个馒头,一瓶水。

五湖四海过了几天,强子又来了。“小林给你家里人打电话要钱!”

“呸,你想都不要想!”

“唉,你不要他们就会打你的,我真的是为你好!要不你就出来跟我!”他提议。

“有种打死我啊!跟你?你这良心都被狗吃了的东西!”

强子见我没有张口,又离开了。从那天起,我的馒头也没有了,只有一瓶水。

五湖四海我的意志被一天天消磨,跟我关在一起的那个人最终还是向家里要钱了,他被放了出去,只不过每天会偷偷地给我送半个馒头过来。

终于,身体吃不消了。

强子又来了,“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打!”

“对啊,这才是我兄弟!”他看起来很高兴。

在接近他的时候,我又给了他一拳,可是这一拳却没有任何力度。就在他们准备打我的时候,我喊到:“我就不打电话了!”

众人一惊,便不在动手。

“我要吃肉!”他们满足了我所有的要求,吃过饭后,我最终拨通了姐姐的电话。

五湖四海“你手机怎么打不通啊!”她在那头责怪着。

“我换了新号,忘了告诉你们了!”我按着他们的说法解释着。

姐姐在那头松了一口气。

“姐,我想你了!”泪水顺着脸庞流了下来。

“没钱了吧,我打给你,两千够吗?”

看着点头的强子,我回答:“一千就行!”我眼神坚定地看着在我旁边的他。他一愣,随后点了点头。

“行,我打你卡上!”

“恩,你忙吧,我要工作了!”电话就这样挂断了,我失去了跟家人联系的机会,再次回到深渊里。

那天晚上我回到了原来的宿舍里,这时才知道原来那个屋子就是他们“处理”顽固的新人的地方。

晚上我正在思考如何逃脱的时候,门被打开了,进来的是一个小姑娘,大概十五左右。

她脸色通红,应该是刚刚哭过了。她弱弱地说:“他们叫我来服侍你!”

我肚子有火,想烧了这个世界!

“你过来吧!”她颤颤巍巍地走到我身边。

我刚刚抬起手,她急忙哭着喊出来:“求求你,别打我!”

我愣住了,随后轻轻地拍拍她的头,“没事的,我不会打你。”我看着她一脸高兴的样子,“你跟我妹妹一般大!”

也许是女孩觉得我没有攻击性,便放下心来。

“我累了,睡觉吧!”

五湖四海女孩使劲地点了点头,可以看出她已经很累了。

因为交了钱的缘故,他们对我的自由放松了一些。这天他们都在一楼开会,我趁看守不注意,来到一楼窗子跳了出去,然后疯狂的向外面跑去,我不知道自己会跑到哪里去,只要能够逃出去!

就在我正准备高兴的时候,我看见强子几人开车追了上来,我被他们带了回去,一顿暴打之后又被扔到那个屋子里了。

我心灰意冷,难道真的逃不出去了吗?我不甘心啊!

五湖四海很快又到了一个月要钱的时候,母亲责怪我电话老是不通,我只好赔笑着,说抱歉!拿到钱后,他们对我又好了一些。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年底了,宿舍也就加了炉子和一床被子。因为期间我又交了两笔钱,所以他们对我就完全信任了,可是逃跑的想法却永远在我心里。

五湖四海这天晚上天气有些阴沉,他们留下两个人和我一起呆在房子里,其他人都去市区参加一个会议。

不一会,天就下起了大雪。因为两人均是南方人,没有见过雪,所以他们格外的好奇。我借口要去上厕所,两人不放心,便让其中一个跟着我。

“兄弟,你这是防贼啊!”我嘲讽他。

“没办法,我在外面等你,做个样子嘛。”他接过我手中的烟笑着说。

我进去之后,把门从里面反锁上,从窗子里悄悄爬了出去,在墙角找了块转头,绕道门口把在屋子外面的人一砖拍晕了过去。

我扒下他的衣服,搜出他身上的钱和手机,趁着黑夜就跑了。

在逃跑的途中,我按通姐姐的电话,告诉了她所有的一切,电话那头早就泣不成声了。我觉得我不能原谅他们,至少要让强子付出代价!

我在商店里买了一把刀,打电话给了姐姐。

“姐,告诉爸妈,这辈子我不孝,没办法陪着你们了,我咽不下这口气!”

电话那头突然没有了声音,应该是欠费了。就在我找强子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来。

姐姐在半夜替我交了话费又打了过来。她哭着说:“小林,你千万不敢胡来啊!我给陈川他们打电话了,他们正开车往你那里赶呢!你多想想爸妈,多想想我,我就你这么一个弟弟啊!”

五湖四海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对我不错,有这么多亲人关心着我。

“那好,我先躲起来,你把姐夫的电话告诉我,我等他们!”

随后我在一个小宾馆里用别人的身份证开了一间房,我不敢闭眼,生怕醒来的时候自己又被带了回去。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十点多左右,我听见敲门声,“林子,我是你姐夫,开门啊!我们来接你回家!”

我翻起身子,打开门,光从门里透了进来!

等警察赶到的时候,那栋屋子就只剩几床被子和还没有吃完的馒头。

后来,强子再也没有回过村子了。

在身陷传销的那四个月里,我从220斤变成了140斤!

后来,我的生活渐渐地恢复了平静,这几年我也娶妻生子,我觉得也许人生除生死再无大事了吧!




这是一个朋友的真实故事,因为题材问题,没办法被大号收录,但是我觉得有必要把那段过去说出来!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