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井

文/自来诗
主题:虚幻与现实

“猫,你在哪?喵~喵~”

我的小猫丢了,钻进了屋后的小树林,我循着它的声音跟着。这个地方我一直不敢来,因为那的树上常年挂着几只猫的尸体。有良心的人家会用个布袋装着挂上去,而有的人图省事,直接把原来拴着的绳子往树上一绑。风吹日晒中日子久了,风一吹,猫的尸体在树上晃来晃去,着实的恐怖。

“死猫挂树头,死狗放水流”村民们遵循着不知从哪来的习俗,少年的我却总是于心不忍。我害怕我家的猫看到那一幕后,因为感觉到人类的残忍而不跟我好了,所以我的心愈发地着急。

“喵~你在哪?”

五湖四海我在错乱盘杂的树根中穿行着,天灰蒙蒙的看不到太阳,也许快下雨了吧。落叶和黑土所散发的腐烂气味让我有点不舒服。我一只手捂住了鼻子,脚下却不小心被凸起的树枝给绊倒了。我的身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地面挺软的,然而我的膝盖却被凸起的树枝给划破了一层皮。一阵痛感袭来,我刚准备伸手去拍散手上黏着的黑土,却赫然发现我的手捏到了个软软的东西,定睛一看,竟是一只腐烂老鼠的尸体。尸体夹杂着一股恶臭,我伸手往地上的土壤中擦拭着,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喵~”

突然不远的树根下竟然传来了猫的声音。

“猫,你在哪,我这就来带你回家。”

我一下子忘却了痛苦,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树根旁,我得尽快找到猫,把它带离这儿。这地方我再也不想来了。

五湖四海树根的底部竟然藏着一个洞,洞口大小约有半米宽,看起来像个战时留下的地道口,顺着洞的边缘有一根手臂粗的鸡屎藤延展出来,绕着大树的根部盘着。这棵鸡屎藤我熟悉,我在我家屋子里往后看就能远远看到。它的枝叶已经跟大树融为一体了,不仔细看的话很难区分彼此。我突然感到些许安全感,安慰自己这并不离我家有多远。

“喵~”

我家的猫在树下叫着,它一定掉到洞里了吧,看着那棵藤蔓,我试着摸了下,还好根部并没有长刺。下去吧,我安慰自己,虽然害怕,可是我实在不忍心我家的猫在里面叫着。

我沿着藤蔓往下爬,渐渐的我发现这可能不是一个洞而是一口井。一口很深很深的井,也许至少十二三米深吧。我暗自安慰着,因为我妈曾说过我家的那口井挖了十二米才出水。然而,大概爬了三四米后,我发现情况有点不对。井的底部越来越宽、越来越宽,而藤蔓的根部也越来越粗、越来越粗,它们交叉盘节着,我坐到了一根大腿粗的根上休息。如果不是周围一片昏暗,我都有种此刻我爬在村里那棵大榕树上的错觉。我有点害怕,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可当我抬头向上看时,我竟然看不到出口了。

“难道天已经黑了?”

我喃喃自语,不,不可能。然而也许我的双眼已经适应了周围的黑暗。我看到了我周围的环境,这棵藤蔓上隔一段长着几根巨刺,看着挺吓人的。

“怎么办?回去吗?”

“喵~”

猫的叫声再次打消了我的念头,我的猫还在下面叫着。我继续沿着藤蔓往下爬,渐渐地我的感觉越发不对,似乎下方有什么东西在动着,那种蠕动的感觉让我感觉有点像蛇。
五湖四海 我不由得感到戒备,正当我不知所措时,突然我的面前出现一张人脸,一张苍白的人脸,那张人脸的眼睛和我对视后,竟然也露出了惊慌的表情,随后,它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失在了黑暗中。我也同样被吓一跳,我认识那张脸。那是前日里刚逝去的隔壁阿婆的脸。

”她怎么在这?”

我的内心充满疑问,突然我看到前面有个黑影出现,好似我家那丢失的猫咪。我继续向前跟着。不管这是什么地方,先把猫给救回来再说。猫似乎在等我一般,总是和我保留着一段的距离。也不知向下爬了多久。突然,我感觉我的周遭变得拥挤了起来。

人,无数的人!我摸到了一个又一个的人的身体,他们紧紧的拥簇着我,似乎我也是它们的一份子。

那是什么?我都快要被吓晕了。如果说那是一具具的尸体,那为什么我能感觉它们在动。如果它们是人,可它们为什么一点儿声音也没有呢?

五湖四海我愣在了原地,说真的我惊呆了,以至于我根本忘记了害怕。等到我的眼睛再次的适应了周围的黑暗后,我吓哭。

五湖四海它们竟然真的是人,一堆堆的人,有我认识的,也有我不认识的。不过,让我感到颤栗的是那些我认识的人竟然都是过去的人。是的,过去的人。他们在几年前早已经过世了。

我吓哭了,那些人同样惊恐地看着我,似乎同样为我的突然出现而感到害怕。我能感觉他们在努力地向远离我身体的地方移动着。然而,周遭的拥挤让他们这样的举动变得毫无意义。

我浑身颤抖着,也许,我是见到鬼了吧。我哭了,声音发颤地尖叫着,我大声地喊着“救命”,我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向四周推着,想把那些莫名其妙的“人”给推开。

周围的“人”随着我的挣扎,也混乱起来了。它们同样伸出了双手不断地扒拉着。

“小左,上来!”

突然我听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抬头一看,是小迪。他趴在藤蔓上,伸出了两只手朝向我。我没有丝毫犹豫的把手伸向了他。他一把抓住了我,我的双脚在一阵乱蹬下,挣扎着被他拉到了藤蔓上。

周围的空间瞬间开阔了。我不由得舒了一口气。

“小迪,谢…”突然我想到了什么,我一下子闭上了嘴。我记得小迪因为一场疾病已经离世了。

“小左…”小迪看到我这样,冲着我轻声唤道。他似乎已经知道了我的想法,“小左,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不是你该出现的地方。”

“小迪,你不是死了吗,这是哪里?我是跟着我家的猫从我家屋后的那棵大树底下的洞下来的。”看着小迪似乎对我没有恶意,我也不那么害怕了。回想下,这里虽然可怕,可周围的“东西”似乎对我似乎也没啥恶意。相反的,他们似乎更怕我呢。

“这是永恒之井,所有的人都会在此等待复生。每个村都藏着这样的一口井,死去的人会回到这里重新滋养,变成你刚看到的灵体存在。你刚所看到灵体已经几近成熟,只要它们逃离这口井,将会重新获得重生的机会。”

“是吗?死后就会变成灵体吗?我刚似乎看到了隔壁刚死去的阿婆了。”

“是,也不是,阿婆还不是灵体。她只是回家了而已。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家。”

“可怎么重生呢?我从没听过有人重生,你怎么不出去呢?你走后,我妈都不让我去你家了,怕我伤心难受。”

“重生,哪有那么容易啊。这个地方根本出不去,像我这样能讲话的灵体太多了,我们每天没日没夜的跑着…爬着…可不管我们怎么走,从没有找到出去的路。”

“出口就在上方啊,是个井口,藏在树根下。”我不由得大喊。

“是啊,谁都知道出口在上方呢。可那又在哪呢?”小迪叹了叹口气。“不过,没事,我们这经常会有人消失,也许,他们就是重生去了吧。”

“嗯。”此刻,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因为我发现我也找不到出口了。

“小左,你跟我们不一样。你一定可以出去的。”小迪突然说道,眼里冒出了希望的光芒,“因为,你还活着。”

”那我们一起走,你跟着我,我们一定可以走出去的。”我兴奋的说道。此刻的我突然不再害怕了。

“嗯。”小迪冲着我笑了笑,跟他以前一样,开心而又阳光,“等等,小左,你是不是流血了?”小迪吸了吸鼻子。

“嗯,在洞外被树枝划破皮了。”我不在意的说道,“怎么啦?”

“快走,你的血对你的灵体充满了诱惑性,它们等下肯定要来了。”

“我的灵体?”我疑惑着。

五湖四海“嗯,你的灵体,这洞里有无数的你, 它们会想办法取你代之走出去的,我们快走吧。”说完,小迪便拉着我奋力的向前跑着。

“无数的我?”

我疑惑的想要再次发问,然而小迪并没有理我,因为很快的我的疑惑就得到了解释。

我和小迪刚爬到几步,果然从旁边串出了两道身影,我定睛一看,惊得差点儿从藤蔓摔了下去。原来,这真的是“我”,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个我。

两个“我”对着我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在藤蔓上用力一蹬朝我扑了过来。我的身体一阵摇晃。

“趴下。”

小迪对我喊到,同时拉着我的手把我往下一压。我的身体紧紧的靠着藤蔓,感觉两道“我”的身影在我头顶闪过。我的后背一颤,感觉一阵生疼,那是用指甲硬生生的划过肌肤的痛感。

我回头一看,两个“我”跟两只恶狗一般,舔着指甲上的血迹。看着跟我相似的这两道身影,我不由得感到一阵恶心,看样子这似乎不像人。

五湖四海“他们不是人。我也不是…”小迪似乎看出了我的疑问,“我们只是备用体。”

“可你不一样啊,你认识我,而且还帮我。”我着急的说道,并没有因为小迪的话而对他有所疏远。

“小左,你还记得有次我们去榕树下爬树吗?那会我从树上掉下来了,是你死命拽着我,我看到你的手臂都磨出血了,而你却没有放手。从那一刻开始,我就把你当做我这一生最好的朋友了。而后没几个月,我却生病死了,我知道你经常跑到我家屋后发呆,而我与你之间的这份感情也渐渐的成了我的执念。不管我的灵体怎样,有多少个,这份执念会一直存在着。所以,我一定会帮你逃出去的。”

“小迪…”我泪眼汪汪的看着他,“走吧,我把你也带出去。”

两个“我”朝着我们扑了过来,我和小迪一人一个把他们给踹下了藤蔓。不理会底下传来的声响,我和小迪继续向上爬着。爬到一半,我突然听到了猫的声音。“喵~。”小迪听到后浑身颤抖,“小左,我们有救了,那是引灵猫。跟着它,我们应该就能出去。”

“我的猫是引灵猫。”我的内心疑惑了下,也不容多想,和小迪两个人寻着猫的声音继续往上爬。

猫在前面带路着,一路上有惊无险,无数的“我”出现,不过却没有造成太多的阻拦。也许那些“我”并没有灵智吧,我和小迪在和它们的磕磕碰碰中的只是受了点轻微的伤害。而猫每次总会在我们遇到冲突的时候消失而又在冲突解决后出现。说真的,我从没感觉自己这么好斗过,也幸好有小迪,每次在我碰到危险的时候他总是舍身扑过来替我解除了危机。

我们终于来到了离井口十来米的地方了,隐隐可以看到外面灰蒙蒙的天空。我和小迪相视一笑,总算可以出去了。我一只手抱住了猫猫,一只手抓住了藤蔓,一点一点的往上挪动着,小迪跟在了我后面。

我率先从井口爬了出来,急忙回身去拉小迪,然而,伸出去的手似乎和小迪总有那么两巴掌的距离,我和小迪都努力的向前够着,可是不管小迪怎么往上爬,他的手总是够不到我的手。我着急了,想翻身回去往洞里爬,这时我的猫却使劲的咬住我的裤管,不让我继续向前探着。我知道猫一定是为我好,可我怎么能放弃小迪呢,似乎这短短的洞口的距离对他来讲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过了半响,小迪停止了向前,他放下了他的手,“小左,我想我是出不去了,原来这个口子根本出不去啊。我早该想到了,毕竟我的肉体早已不复存在,能再见到你,我的心愿满足了。没想到还能帮助你,这下我的执念总算可以消散了。答应我,后面一定好好活下去,等你回家后,你会明白的。幸运的小左,你一直这么幸运,一定会幸运下去的。”
说完,小迪纵身朝着黑暗处跳下下去,“小迪,小迪……”我对着洞口一阵的哭喊,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我盯着洞口良久,期待着小迪的再次出现。然而洞里的黑暗像一道黑洞一样,无情的吞噬着我目所能及的一切。

突然,我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我看到了另一个“我”出现在了黑暗中,他抬起头冲着我笑着。那意思似乎在告诉我——欢迎再来。

约莫半响,我起身回家,这地方实在是不敢待了。猫在旁边不断的蹭着我的裤管,我一把抱起它,一步一步的往家里走。

回到家我终于明白了小迪最后话的意思了。我到了家,可没人看到我,来到后堂,家里人正对着棺材上的一个人哭泣着——那赫然就是我的样子。这时候猫突然从我的怀中挣脱,它一下子跳到了棺材上,只见它在我的“身体”上方跳过,而后围着棺材跳了个奇怪的舞蹈。再然后,我突然感受到一股吸力把我吸向了棺材上的身体……

我在众人的惊慌中从棺材板上坐起来了。

我活下来了。

后来,直到我因缘际会又或者说是命中注定的成为了江湖人口中的左先生时,我才知道原来那时的我已经死了,在我的猫带我到井口前就死了。是我的引灵猫救了我。它带着我来到了永恒之井帮我重新找到了我的备用体,并通过灵体的筛选掠夺机制重新让我获取了寿命。

而我,终于知道所谓的备用灵体,是种机缘,当备用灵体成熟时,意味着主灵体将面临着机遇或者挑战。一旦挑战失败,主灵体将会被取而代之,而这在现实中意味着死亡又或者重生。永恒之井的入口并不是出口,只有生人过世七日内方可自由进出。小迪的出现,是我曾经的善念的因,也是他的执念果,那次帮我逃脱永恒之井后,他也终于摆脱了执念。也许已经脱离永恒之井获得重生了吧。

永恒之井里,备用体一直活着,等待着另一个人的救赎。

大千世界里,主灵体一直活着,等待着另一种机缘的毁灭。

图源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